中新網首頁 安徽 北京 重慶 福建 甘肅 貴州 廣東 廣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黑龍江 江蘇 江西 吉林 遼寧 內蒙古 寧夏 青海 山東 山西 陜西 上海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團 云南 浙江

                                      中國新聞網河南新聞

                                      搜 索
                                      投稿郵箱:zxwhnxw@163.com
                                      新聞熱線:0371-65700861

                                      首頁 > 文化旅游 > 正文 >

                                      二月二 龍抬頭 七百年前的一場誤會

                                      • 2022年03月02日 09:50
                                      • 來源:北京青年報
                                      • 責任編輯:鄧小強

                                        二月二龍抬頭七百年前的一場誤會

                                        ——掌握了這些知識點,你就是“二月二”小達人

                                        每年農歷二月初二,都是“龍抬頭”的日子,老北京人流行吃春餅,吃炸糕,吃餃子,吃細面。人們還給這些面食取了幾個跟龍有關的別名:管春餅叫“龍鱗”,管炸糕叫“龍膽”,管餃子叫“龍耳”,管細面叫“龍須面”。

                                        如今國力強盛,國潮振興,傳統節日的地位也越來越高,但是我們很難給二月初二這個日子安排一個合適的席位。

                                        那么二月二到底屬于什么節呢?這就需要我們翻開歷史,從這個節日的根兒上捋一捋了。

                                        二月初一的中和節,是唐德宗硬安排出來的節日

                                        我先說我捋出來的答案:二月二最初跟龍抬頭沒啥關系,該節日萌發于唐朝,設立于宋朝,在元朝碰巧撞上了一個比較重要的節氣,然后才有了“二月二龍抬頭”的說法。換句話說,二月二是宋朝就有的節日,龍抬頭則是元朝產生的誤會。

                                        您要不信,聽我慢慢掰扯。

                                        唐朝前期,正月有上元節(正月十五),三月有上巳節(三月初三),四月有浴佛節(四月初八),五月有端午節(五月初五),六月有慶陽節(六月初一),七月有中元節(七月十五),八月有中秋節(八月十五),九月有重陽節(九月初九),十月有下元節(十月十五),十一月有順圣節(十一月初五),十二月有歲除節(臘月二十九或臘月三十)。一年到頭,每個月都有節,唯獨二月沒有。

                                        唐朝人重視寒食,把冬至過后的第105天定為寒食節。在個別年份,寒食會出現在二月,但這種情況并不常見。事實上,從公元618年唐朝建立,到公元907年唐朝滅亡,只有少數幾個年份的二月過了寒食節。唐憲宗元和六年(811年),二月二十九那天碰巧寒食,白居易還寫了一首詩:“元和歲在卯,六年春二月。月晦寒食天,天陰夜飛雪!倍诖饲昂痛撕蟮膸啄昀,寒食都是在三月里過的,二月通常碰不上寒食,也碰不上其他節日。

                                        別的月份都能過節,二月卻很少有這個機會,公不公平?不公平。放到今天,我們一般不會把這個問題當成問題,唐朝前幾個皇帝也沒有把它當回事兒,可是到了唐朝第十個皇帝唐德宗那里,問題就大了,他決定給二月安排一個節日,一個全新的節日。

                                        這個全新的節日并不是二月二,而是二月初一。翻開《舊唐書·德宗本紀》和《舊唐書·李泌傳》,我們能找到唐德宗將二月初一定為節日的經過。那是貞元五年,也就是公元789年,唐德宗在朝會上宣布,要在沒有固定節日的二月設立一個固定節日。宰相李泌建議,該節日不妨定在二月初一,取名“中和節”。唐德宗大喜,讓李泌幫忙制定中和節的習俗。然后呢,李泌就制定了如下風俗:

                                        第一,休假一天,皇帝賞賜群臣適合在春天穿的單衣,君臣共同參加一場盛大的宴會,名曰“中和宴”;

                                        第二,百姓用青布做荷包,把往年收獲的一些谷物裝進去,互相饋贈節禮,然后聚餐喝酒,名曰“中和酒”;

                                        第三,百官向皇帝獻農書,百姓祭祀農神,既表示重視農耕,又祝愿新的一年風調雨順,五谷豐登。

                                        對于以上建議,唐德宗全部接受。次年(790年)二月初一,他在長安城郊的曲江之畔賜宴群臣,中和節正式開始。多年以后,白居易寫詩懷念唐德宗,其中有這么幾句:“節表中和德,方垂廣利恩。懸知千載后,理代數貞元!币馑际琴潛P他設立了中和節,此節將來傳承千年,后人都要感謝德宗皇帝。

                                        中和節有沒有傳承下去呢?答案是肯定的。有沒有傳承千年呢?答案是否定的。為什么這樣說?因為中和節確實從唐朝傳承到了宋朝,卻又在宋朝衍生出一個更新的節日,宋朝人更加看重這個更新的節日,卻把中和節扔進了歷史的垃圾堆。

                                        所謂“更新的節日”,指的就是二月二。

                                        宋朝人覺得二月初一不吉利,就改到了二月初二

                                        我們來看宋朝文獻是怎么記載的。北宋風俗寶典《歲時雜記》寫道:“皇朝中和節唯作朝假,不休務!彼纬歼^中和節,只是不上朝,百官還要照常辦公。南宋風俗寶典《武林舊事》也寫道:“二月一日謂之中和節,唐人最重,今唯作假,乃進單羅御服,百官服單羅公裳而已!碧瞥俗羁粗囟鲁跻恢泻凸,而宋朝僅停止朝會一天,皇帝和百官在這天換掉冬裝,改穿春裝,以此度過此節。

                                        在宋朝,中和節只是象征地過一下,到了次日二月二就不一樣了,過得非常隆重。有多隆重呢?《宋史·禮志》《宋會要輯稿》《夢粱錄》《武林舊事》等多種文獻都有描述:首先,地方高官和臣服于大宋的各個藩國都要向皇帝進獻“金銀挑菜器”;其次,后宮嬪妃集體去御花園里“挑菜”,然后皇宮里會舉辦一場規模宏大的“挑菜宴”;最后,市民集體出城“挑菜”。

                                        什么是“挑菜”呢?其實就是挖野菜。什么是“金銀挑菜器”呢?就是用黃金和白銀打造的小鏟子、小剪子、小刀子,這是群臣和藩國獻給嬪妃們的挖野菜工具。至于“挑菜宴”,則是宋朝皇帝、皇子、嬪妃和皇族親貴們在二月二晚上舉辦的野菜宴會和有獎競猜——皇帝將野菜標簽擺出來,讓大伙猜席上的佳肴分別是用哪些野菜做的,猜中有獎,猜不對則受罰。

                                        跟其他朝代相比,宋朝相對富足,皇家和普通市民都沒有淪落到要靠挖野菜充饑的地步,而舉國上下之所以要在二月二這天“挑菜”,主要是圖個樂呵。大伙都在屋里憋一個冬天了,好不容易春暖花開,野菜青青,挖野菜等于放風,吃野菜等于嘗鮮。于是在宋朝,二月二被稱為“挑菜節”,這是一個通過挖野菜來狂歡的盛大節日。

                                        除了挖野菜,宋朝人在二月二還有別的活動。成書于元朝的生活手冊《居家必用事類全集》記載,宋朝方士提出“本命日”概念,像一月初一、二月初二、三月初三、四月初四、五月初五、六月初六、七月初七、八月初八、九月初九這類日子,都叫做本命日,都是適合祭神祈福的日子。二月二既是挑菜節,又是本命日,所以挖完野菜正好祭神。怎么祭呢?用薺菜的嫩葉做菜吃,用不能吃的薺菜梗燒成灰,撒到床底下,撒到院子里,據說這樣就能防止蚊蠅滋生,防止蛇鼠猖獗,防止蜈蚣和蝎子出來蜇人。

                                        說到這里,聰明的讀者朋友可能已經聯想到,現代人過二月二,曾經也有類似的儀式。北京民諺有云:“二月二,照房梁,蝎子蜈蚣無處藏!倍露翘煊孟灎T照房梁,希望能趕跑毒蟲。而在我的老家豫東平原,二月二要用棍子敲打房梁,要把草木灰撒到房子四周,前者是為了滅老鼠,后者是為了趕走蛇蟲鼠蟻,保佑全家平安。我們不難推想,這些儀式是可以追溯到古代的,至少可以追溯到宋朝。

                                        問題是,唐朝已經把二月初一定為節日,宋朝人干嗎不在二月初一挖野菜和趕毒蟲,干嗎非要選擇二月初二呢?這又跟宋朝的歷法和星相學有關。宋朝不僅有陰歷(也就是今天說的“農歷”),而且有陽歷(類似于通用的“公歷”),前者根據月亮圓缺周期推算,后者根據太陽運行周期推算。在陰歷中,宋朝人特別討厭“朔日”和“晦日”,也就是農歷每月的第一天和最后一天。為啥?因為這兩天不可能看見月亮。用《宋史·天文志》的說法:“是為陰勝陽,其變重,自古圣人畏之!标帤庾钪,勝過陽氣,對人不利,自古圣人都畏懼。二月初一是什么日子?朔日。朔日陰氣重,所以不宜過節,所以改到二月初二再慶祝。

                                        那么問題又來了,正月初一也是朔日,為啥可以在這天慶祝新年呢?因為這是早在西漢就已經定型的傳統,歷朝歷代都這么慶祝,宋朝不可能再改。但在慶祝新年的時候,為了祛除所謂的陰氣,宋朝人不得不放鞭炮、貼門神、貼春聯,釘桃符(桃符是釘在大門口的兩根桃木橛子,并非春聯,也不是春聯的前身)。他們過除夕的時候也是如此,因為除夕都是在臘月最后一天,屬于晦日,陰氣也很重。

                                        現在我們可以做個小結:二月里本來沒有節日,唐德宗將二月初一定為節日;宋朝人覺得二月初一不吉利,所以把節日改到了二月初二。這就是二月二的來歷。

                                        不太明白歷法的元朝人,把二月二跟龍抬頭畫了等號

                                        二月二,龍抬頭,這“龍抬頭”又是怎么回事兒呢?其實,龍抬頭原本只是古人對驚蟄的俗稱,跟二月二沒關系。

                                        二十四節氣,驚蟄排第三,屬于春天的節氣。用公歷推算的話,驚蟄非常規矩,每年不是在3月5號,就是在3月6號。如果用農歷推算,驚蟄就會跑來跑去,有時候在正月,有時候在二月,有時候在三月。但不管在哪個月,古人都認為驚蟄這天非常重要,認為它是陰氣衰落、陽氣上升、春雷乍動、萬物復蘇的日子。驚蟄一到,那些在地下冬眠的動物就會蘇醒,傳說中的龍也會蘇醒。所以,驚蟄就等于龍抬頭。

                                        蘇東坡的好朋友劉敞寫過一首詩,其中一句是“池上龍蛇驚蟄起”,意思是龍和蛇在冬天沉睡,直到驚蟄才會抬頭。南宋前期,詩人張元干也寫過一首詩,專門說驚蟄:“老去何堪節物催,放燈中夜忽奔雷。一聲大震龍蛇起,蚯蚓蝦蟆也出來!币馑际悄且荒牦@蟄在正月中旬,元宵節的花燈剛掛出來,恰好驚蟄,春雷一聲,萬物復蘇,龍啊蛇啊蚯蚓啊青蛙啊就都跑出來了。

                                        蘇東坡晚年有一個死對頭,名叫劉摯,在二月二挑菜節寫了一首詩:“江鄉春值閏,二月似深冬。雪濕妨挑菜,雷寒未起龍!蹦且荒晔寝r歷閏年,閏正月,春天特別晚,到了二月還像冬天,野菜沒有露頭,驚蟄沒有來到,二月二無法挑菜,沉睡的龍尚未抬頭。您瞧,當時二月二并沒有龍抬頭,驚蟄才是龍抬頭的日子。

                                        二月二到什么時候才跟龍抬頭劃等號呢?得等到元朝。元朝文獻《南村輟耕錄》有記載,至元三十一年,也就是公元1294年,二十四節氣當中的一半都碰巧趕上了“本命日”:正月初一立春,二月初二驚蟄,三月初三清明,四月初四立夏,五月初五芒種,六月初六小暑,七月初七立秋,八月初八白露,九月初九寒露,十月初十立冬,十一月十一大雪,十二月十二大寒。正是因為這年二月二碰巧驚蟄,所以元朝人碰巧在二月二這天慶祝了龍抬頭,這就是二月二跟龍抬頭畫等號的開始。然后呢?對歷法半懂不懂甚至一竅不通的絕大多數元朝人就誤會了,誤以為二月二就是龍抬頭。這樣一來,用不著推算節氣,用不著去查每年的驚蟄到底是在哪一天,只要到了二月二,就說龍抬頭,簡單粗暴,相當省事。

                                        坦白講,用簡單粗暴的固定日期來代替繁瑣的歷法推算,并不是元朝人的專利。舉例言之,漢魏隋唐時期都重視上巳節,上巳本來是三月上旬的第一個巳日,可是老百姓不懂什么天干地支,很難算出三月上旬的哪一天才是巳日,所以從魏晉開始,官方干脆直接將三月初三定為上巳。再比如說,宋朝官方將立春過后第五個戊日定為春社日,讓老百姓在這天祭祀土地神,這就更加難以推算了,怎么辦?北宋后期,北方百姓干脆自己規定三月初三就是春社日,而南方百姓則將二月十五定為春社日。

                                        我們繼續說元朝。前面不是說嘛,正因為公元1294年驚蟄碰巧撞上二月二,所以元朝人就將二月二與龍抬頭捆綁起來,從此一直都在二月二慶祝龍抬頭。關鍵是他們怎么慶祝呢?元代北京風俗寶典《析津志》有記載:“二月二日,謂之龍抬頭,五更時,各家以石灰于井畔周遭糝引白道,直入家中房內!倍露翘煸缙,各家各戶來到公共水井旁邊,用石灰畫白道,一直畫到自己家里。

                                        看到這段記載,我想起我小時候在豫東農村,二月二也是起一個大早,去村里南街那口大井邊畫線,一直畫到我們家院子里。不過我們用的不是石灰,而是草木灰。父母說,井就是龍睡覺的地方,二月二龍抬頭,龍要醒了,把龍氣引到家里,就等于把財氣引到了家里。

                                        全中國的二月二,節令食品天差地別

                                        我是河南開封人,明代開封也有一本風俗寶典,名叫《如夢錄》。據該書記載,明朝開封人到了二月初一要祭拜太陽,到了二月初二要慶祝龍抬頭。慶祝方式是這樣的:“延客,吃龍須面,節禮送面及果品肉菜之類!奔壹艺埧,以龍須面為主食,互相饋送龍須面、干果、肉和蔬菜。

                                        關于明代二月二的習俗,另一本文獻《五雜俎》記載更詳細,北方人除了吃龍須面,還要“以灰圍室,云辟蟲蟻,又以灰圍倉,云辟鼠也”:在房子外面撒一圈草木灰,據說可以杜絕蚊蟲和螞蟻,在糧倉外面也撒一圈草木灰,據說可以杜絕老鼠。

                                        再看清朝。清朝末年,滿洲親貴富察敦崇著《燕京歲時記》,描寫北京風俗,對二月二的論述如下:

                                        二月二日,古之“中和節”也,今人呼為“龍抬頭”。是日,食餅者謂之“龍鱗餅”,食面者謂之“龍須面”。閨中停止針線,恐傷龍目也。

                                        富察敦崇當過大官,但學問不精,錯把二月二當成了中和節。實際上,中和節是二月初一,并非二月初二。但他后面幾句比較靠譜:清代北京人過二月二,要吃春餅和細面,將春餅叫做“龍鱗餅”,將細面叫做“龍須面”;女生在這天也會停止針線活兒,以免不小心扎到剛剛睜開的龍眼睛。

                                        中國很大,歷史很長,在不同的時空里會衍生出不同的習俗。都是過二月二,節令食品天差地別,有的地方吃春餅,有的地方吃鹵肉,有的地方吃龍須面,有的地方吃蕎麥面,有的地方吃龍蛋(紅皮雞蛋),有的地方吃龍糕(年糕),有的地方吃芥菜米飯,有的地方吃火煨粽……在我目前居住的城市開封,則流行吃炒涼粉兒:將紅薯涼粉切成小塊兒,配蒜苗和豆瓣醬同炒,完了用燒餅夾著吃。

                                        如今開封有一句民諺:“二月二,吃涼粉兒!庇帽狈絻夯羧プx,挺押韻的。但是細究起來,這句民諺的產生時間恐怕很晚。紅薯并非中國原產,它是明朝后期傳入中國,直到清朝后期才傳入河南,而要到最近幾十年,炒涼粉兒才成為開封街頭的常見小吃。英國史學家Eric Hobsbawm寫過一部史學名著《被發明的傳統》,此書考證發現,許多看似悠久的傳統,都是在不久以前被少數人發明出來的。所以我一直懷疑,二月二吃涼粉兒的開封傳統也是不久以前被發明出來的,發明者可能就是賣炒涼粉兒的小販。

                                        傳統是被發明的,這話聽起來很不“政治正確”。但是回頭再想想,已經消失的中和節不就是在唐朝發明的嗎?仍然興旺的二月二不就是在宋朝發明的嗎?二月二龍抬頭不就是七百多年前因為元朝人的一場誤會而偶然發明出來的嗎?

                                        前人發明,后人享用,即使我們知道二月二原本和龍抬頭沒啥關系,也不影響我們繼續在二月二慶祝龍抬頭。沒別的,圖個熱鬧、開心而已。

                                        文并供圖/李開周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
                                      饥渴寡妇偷汉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