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河南新聞正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科教文衛 > 正文

                                      投稿郵箱:henannews@126.com

                                      王仁湘談百年"大仰韶":歷經五時期發展新發現仍然可期
                                    1. 2021年10月10日 17:25
                                    2. 來源:中國新聞網
                                    3. 責任編輯:趙偉濤
                                    4. 王仁湘考古新著《大仰韶:黃土高原的文化根脈》封面!⊥跞氏 供圖
                                      王仁湘考古新著《大仰韶:黃土高原的文化根脈》封面!⊥跞氏 供圖

                                        中新網北京10月10日電 (記者 孫自法)以新石器時代的仰韶文化遺址1921年發現發掘及研究命名為發端,中國考古學2021年迎來誕辰百年。

                                       資料圖:王仁湘研究員作考古學術報告!≈行律缬浾 孫自法 攝
                                      資料圖:王仁湘研究員作考古學術報告!≈行律缬浾 孫自法 攝

                                        為紀念仰韶文化和中國考古百年輝煌歷程,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中國考古學會公共考古指導委員會主任王仁湘學術新著《大仰韶:黃土高原的文化根脈》最近已出版發行。他指出,經歷百年探索和仰韶文化研究五個時期發展,考古學中的大仰韶體系得以建構,中華文化的根脈越來越清晰,大仰韶新的考古發現仍然可以期待。

                                        仰韶文化研究發展經歷五個時期

                                        王仁湘研究員近日接受記者專訪介紹說,1921年10至12月,瑞典地質學家、中國當時北洋政府農商部礦政顧問安特生和中國考古學家袁復禮等,在河南省澠池縣的仰韶村遺址進行正式考古發掘,共發掘17個地點,獲得大批珍貴文化遺物。

                                        此后,中國考古學家經過一個世紀的辛勤勞作,開展許多次大范圍的田野考古調查和發掘,仰韶文化及受仰韶文化明顯影響的遺址發現數以千計,其分布以陜西、河南、山西為中心,文化影響遠達青海、湖北、河北和內蒙古邊緣地區。

                                        他表示,作為中國史前考古學研究的中心課題,百年仰韶文化研究發展經歷初創、深入、成熟、提高、升華四個時期。

                                        初創期為20世紀20年代,仰韶文化開始發現與初步研究階段,以仰韶村遺址的發現為標志,主要工作由安特生和當時的中國地質調查所完成,主要成果是確認中國有發達的新石器文化,命名仰韶文化。

                                        深入期為20世紀30至40年代,仰韶文化深入認知的研究階段。前期以1931年后崗三疊層的發現為重要標志,主要工作由中國考古學家梁思永完成。梁思永在安陽后崗首次發現彩陶、黑陶、灰陶所代表的仰韶、龍山與商文化的地層疊壓關系,發表《小屯、龍山與仰韶》重要論文。后來尹達寫成《龍山文化與仰韶文化之分析》,非常明確地指出仰韶村遺址包含有龍山文化遺存,龍山文化是晚于仰韶文化的另一體系文化。這時期主要成就是在田野發掘水平提高的基礎上,由認知龍山文化而進一步了解仰韶文化,并確認龍山文化晚于仰韶文化,確立它們為中國新石器時代的兩個主要文化體系。

                                        成熟期為20世紀50至60年代,仰韶文化進行大規模發掘和全面研究的階段,以西安半坡和陜縣廟底溝等一系列大型遺址的發掘為重要標志。半坡和廟底溝兩個遺址的發掘,確立仰韶文化的半坡和廟底溝兩個主要類型,更加明確仰韶文化的面貌。這一時期調查和發掘遺址數量大大增加,仰韶文化的地區與時代特征漸漸分明,類型和分期研究成為研究者們的重要課題。廟底溝二期文化的確認,找到仰韶文化發展為龍山文化過渡時期的證據。蘇秉琦先生的《關于仰韶文化的若干問題》一文,從類型、分期、年代、分區、文化關系、社會發展階段各方面對仰韶文化的研究進行階段性總結。

                                        提高期為20世紀70至90年代,仰韶文化專題研究蓬勃開展,探源研究成果顯著。這一時期發掘的重要遺址有臨潼姜寨和鄭州大河村等,為探索仰韶文化淵源而發掘的重要遺址主要有秦安大地灣、臨潼白家村、渭南北劉、武安磁山和新鄭裴李崗等,此外還有寶雞北首嶺的補充發掘。1985年,嚴文明先生《仰韶文化研究》文集的出版,是仰韶文化研究重要的階段性總結。

                                        在提高期這一研究階段,中國考古學獲得大批碳-14年代數據,考古學文化絕對年代的研究成為現實。其他自然科學技術的運用,促進考古研究深入發展,專題研究涉及內容廣泛,主要有聚落形態、農業起源、生產工具、制陶工藝、彩陶、埋葬制度、社會發展階段、文化源流等,通過多角度的全面深入研究,仰韶文化在分區、分期、類型、源流、年代、農耕、彩陶、墓葬制度、聚落形態、生態環境和社會發展階段、人類體質形態和文化關系方面,都取得非常重要成果。在中國新石器時代考古研究中,仰韶文化發現時間最早、發現遺址最多,研究最深入、影響也最廣泛。

                                        升華期為進入21世紀至今,仰韶文化的考古發掘與研究,在沉寂多年后又有一系列重要發現,也引發研究者不少新思考,新的學術動向又吸引廣泛關注,并收獲仰韶文化豐富的最新考古成果。

                                        仰韶文化最新考古成果非常豐富

                                        王仁湘說,仰韶文化最新的考古成果,表現在對豫晉陜交界三門峽地區新石器遺址開展全面調查,也進行一些重點發掘,收獲非常豐富。

                                        其中,河南黃河南岸與澠池相鄰的靈寶一帶,地處豫陜晉交接帶,被認為是中期仰韶文化的核心分布區,新發現新石器時代遺址近數百處,聚落分布密集,文化內涵豐富。既發現有面積達近百萬平方米的特大型聚落,也有四五十萬平方米的大型聚落,常見的是20萬平方米左右的中型聚落,以及10萬平方米以下的小型聚落,可分為區域核心聚落、聚落群中心聚落和一般聚落,呈現為多層級區域聚落結構。

                                        大型聚落內部也有分化,面積達200平方米以上的特大房址、100余平方米精心加工的大型房址,往往和大型高等級墓葬組合在一起。而面積數十平方米的中型房址和中型墓葬組合,小型簡陋房址則與小墓甚至灰坑亂葬相鄰。分析認為當時社會已分化出平民、顯貴與首領甚至王的等級,進入到了復雜社會發展階段。

                                        作為仰韶中晚期文化十分重要的分布區,河南鄭州以西至河洛地區大型中心性聚落呈集群式分布,聚落規模龐大,一般達數十萬平方米,有二三周環壕,是中原出現的最早一批城址,包括鄭州大河村遺址、鄭州西山的仰韶文化城址等。

                                        河南鞏義雙槐樹遺址確認是目前所知最大的仰韶文化遺址,遺址現存面積117萬多平方米,遺址帶有三重環壕,核心區是由半圍墻和壕溝圈護的多排大型房址區組成宮城性質的居住區,附近是深厚夯土筑成的屬于國家層面的大型廣場。

                                        此外,鄭州青臺遺址發現環壕4條,居住區、墓葬區、祭祀區、作坊區劃分明確。陜西高陵楊官寨發現面積80余萬平方米仰韶中晚期聚落,有大型環壕和大片墓地和制陶作坊區。對三門峽廟底溝遺址、華縣泉護村遺址以及晉南臨汾桃園等遺址的新發掘中,又出土大批廟底溝時期的彩陶,進一步豐富了考古界對仰韶彩陶文化的認識。

                                        仰韶文化考古新發現仍然可期

                                        王仁湘表示,依據現在所獲得的考古資料判斷,研究者認為在仰韶中晚期出現社會復雜化現象,而出現社會復雜化的中原地區,正是中原龍山文化和夏商周三代的活動舞臺,因此,考古學者認為是仰韶文化開啟了中國早期文明化進程的步伐。

                                        仰韶文化研究已走過百年時光,持續考古發現不斷改變著學界已有的認知。有研究者將距今5500年至5000年這一階段,稱為黃帝時代或五帝時代,雙槐樹遺址就是黃帝文化的核心所在,也是這個時期“河洛古國”的都邑遺址。無論從遺址的地理位置、規模、文化內涵及所處時代無不凸顯其在中華文明的中心地位,應是仰韶文化中晚期至少是黃河流域政治文明核心。

                                        “仰韶文化考古研究新的發現,仍然可以期待!蓖跞氏嬲J為,目前在許多地點已經發現諸多廟底溝文化大房址,平面為五邊形的大房址,面積可以大到200多甚至500多平方米,但至今卻沒有發現與之匹配的大型墓葬!斑@樣的墓葬一定會有,只是暫時還沒有線索。設想一當發現了這樣的墓葬,一個時代的文化發展高度才可能得到更全面的揭示。相信與大房址相對應的大墓葬,在廟底溝文化時期是一定存在的,我們要耐心等待它面世的時刻”。

                                        談及仰韶情結,王仁湘指出,沒有仰韶村的發現,中國新石器時代考古研究開始的時日可能還會晚一些,在中國最先發現的史前文化一定不是以“仰韶”命名的文化!暗菤v史是沒有假設的,在中國考古學界,尤其是在中國史前考古學研究領域,我們不能沒有仰韶村,也不能沒有仰韶文化”。

                                        這位考古學家認為,仰韶文化命名伊始,就成為中國田野考古學的一面大旗,許多的學者都由這旗下走過,成就了他們的偉業。

                                        現在命名半坡文化、廟底溝文化、西王村文化,將它們統領在“仰韶”這面旗幟下,這就是“大仰韶”!拔覀兛梢灶A言,在未來的世紀,仰韶與仰韶文化,同龍山和龍山時代這樣的詞匯一樣,還將繼續是中國考古學中輝煌的名字,還將是中國史前考古學的永恒話題!蓖跞氏嬲f。(完)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
                                      饥渴寡妇偷汉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