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網河南新聞正文

                                      當前位置 > 首頁 > 科教文衛 > 正文

                                      投稿郵箱:henannews@126.com

                                      考古第一現場:神秘夏朝是否真實存在?
                                    1. 2021年02月22日 15:22
                                    2. 來源:中新社微信公眾號
                                    3. 責任編輯:趙偉濤
                                    4.   大禹治水的故事在中國家喻戶曉,“三過家門而不入”的舉動更是為民眾所津津樂道。在史書記載中,治水有功、德高望重的大禹成為部落領袖,并成立了夏朝。夏朝是中國古代文獻中記載最早的王朝,但這一久遠的民族記憶,因時光的流逝而變得略顯模糊。

                                        夏朝是否是古人臆測出來的朝代?“大禹治水”是美好傳說還是確有其事,相關爭議一直存在。但河南偃師二里頭遺址的發現揭開了古老“夏都”的神秘面紗,如今二里頭遺址為夏朝中晚期都城遺存已逐漸成為學界共識。這個遺址到底有何特殊之處?它對佐證夏朝存在有何幫助,又是為何被認定為夏朝都城的?中新網記者采訪考古領隊,帶您走進二里頭遺址考古“第一現場”。

                                        夏朝是否真實存在?

                                        夏朝是中國歷史文獻中記載的第一個世襲制王朝!对娊洝贰蹲髠鳌贰渡袝返缺姸嘞惹氐浼峒跋某。西漢司馬遷在中國最早的通史巨著《史記》中也清晰記載了夏商周三朝更替的歷史。

                                        但20世紀初,一批受西方現代治學方法影響的知識分子,攪動了以“信古”為主流的中國學界的一潭死水!按笥碇嗡钡裙适略谶@股“疑古思潮”中被古史辨學派歸為傳說。

                                        為了證實夏朝的存在,不讓中華數千年歷史成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1959年4月,71歲高齡的史學家徐旭生從北京出發,前往河南、山西一帶尋找“夏墟”。那時條件異常艱苦,徐旭生團隊下了火車換馬車,有時還得騎上小毛驢趕路,吃的是紅薯面黑窩窩頭。在豫西密集考察一個月后,徐旭生團隊發現20余處遺址,這其中,最為重要的發現是位于偃師二里頭村的遺址。

                                        隨著考古發掘的推進,這個沉睡3000多年的都城遺址帶給外界無盡的驚喜,并成為揭開古老文明的“無字天書”。時至今日,二里頭遺址實證為中國最早王朝——夏朝中晚期都城遺存已成為學界的普遍共識。

                                        但關于夏朝是否真實存在的爭議至今沒有停止,而能夠直接證明古代文明存在的證據正是文字記載。20世紀初,民國大師王國維成功釋讀了甲骨文,證明《史記·殷本紀》記載的商朝事跡為信史;1928年開始的對安陽殷墟的發掘,確認該地為商朝晚期都城,從而在考古學上確立了殷商文明。外界認為,夏朝如要“自證”存在,恐怕也得依靠甲骨文等直接文字材料作為佐證。

                                        此前,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二里頭工作隊隊長許宏也曾撰文稱,中國上古時期考古學的發現雖層出不窮,研究不斷深入,但卻未能“更新”或深化當年的認識,關鍵即在于直接文字材料的缺失。

                                        二里頭為何姓“夏”?

                                        盡管夏朝是否存在仍有爭議,但這并不影響二里頭遺址在中國考古界聲名顯赫!拔羧,皆在河、洛之間”。從地理上看,處于伊、洛河之間高地之上的二里頭村,幾乎是中原地區最普通的村莊。

                                        這座村莊有何特別之處?二里頭究竟姓“夏”還是姓“商”?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二里頭工作隊領隊趙海濤在接受中新網采訪時表示:“二里頭遺址被發現的頭20多年里,學界普遍將其認定為商都。直到1970年代后期,北京大學鄒衡教授提出‘二里頭遺址為夏都’說后,近三四十年才逐漸達成共識!

                                        趙海濤介紹道,之所以判定二里頭遺址為夏都,主要出于三方面的科學考量。首先是通過考古地層學、類型學來判定二里頭所處的相對年代,它處在龍山文化和商朝文化之間。其次是通過碳14年代測定法,測定二里頭遺址至今3800到3500多年之間,年代跟史書記載的夏朝中晚期比較吻合。此外,二里頭遺址所處位置是河南省西部,這也符合史書記載的夏朝主要活動區域。

                                        “更為重要的是二里頭遺址出現了一系列王朝氣象的內涵!壁w海濤說,二里頭文化以其高度輝煌的王朝氣象、高度發達的控制網絡和統治文明,成為距今3800-3500年前后東亞地區最早的核心文化、廣域王權國家,并率先進入王朝文明階段。在此過程中,中原腹地形成了以二里頭都城為中心的金字塔式聚落整體結構和眾星捧月式的聚落空間分布格局。

                                        隨著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和“夏商周斷代工程”的開展,通過碳14測年、文獻記載、考古地層學等方面的綜合研究,二里頭文化主體部分為夏文化已被大多數人所接受。

                                        歷經62年的考古挖掘,人們驚奇地發現,這個看起來并無二致的小村落,卻是打開夏王朝歷史大門的一把“鑰匙”。

                                        “中國龍”驚艷出土

                                        在二里頭遺址眾多文物中,近年來最令人興奮的無疑是2002年出土、被譽為“中國龍”的綠松石龍形器。

                                        那年初春,二里頭工作隊正按部就班進行作業,突然,一個綠色青銅鈴露出土層。沿著青銅鈴的線索,考古隊發現周邊有許多散落的綠松石碎片,越往下清理,綠松石片越多,且呈現出一定規律性。為保存原貌,考古隊決定將有綠松石器的范圍整體套箱起取,運回北京的考古實驗室。

                                        歷經數月精細的清理提取,一條栩栩如生的“蛟龍”映入眼簾。這是一條長近70厘米、由2000余片綠松石組成的龍形器。龍身曲伏有致,鼻眼生動傳神,歷經千年的歲月,依舊碧綠如洗。其制作之精、體量之大,在早期龍形象文物中十分罕見,堪稱中華民族龍圖騰最直接、最正統的根源。這一“超級國寶”的發現,讓專家學者們驚喜萬分,眾人合議將其命名為“中國龍”。

                                        “2002年綠松石龍形器運回北京、2004年清理時,我就經常去實驗室現場查看。當時公開報告最早對外發表的那幾張綠松石龍形器的完整照片,正是我拍的!被貞浧甬斈甑目脊胚^程,趙海濤喜悅之情溢于言表。他告訴記者,綠松石片原應粘在某種有機物上,但其所依托的有機物已腐朽。為了更好地保護文物,目前綠松石龍形器還保存在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有待一日將與公眾見面。

                                        “中國龍”的出土只是二里頭遺址的冰山一角。中國最早的“紫禁城”、中國最早的“井”字形城市主干道網、中國最早的車轍、中國最早的青銅禮器群……在62年的考古挖掘中,二里頭遺址不斷刷新著“中國之最”。

                                        對二里頭考古所取得的成就,趙海濤不吝夸贊。他指出,二里頭遺址開創了歷史新紀元,中國歷史從二里頭文化之前萬邦林立、多元競爭的邦國時代,進入到眾星捧月、一枝獨秀的王國時代。二里頭遺址為商周王朝開啟序幕、奠定基礎。它和之后的商周文明一同構成了早期華夏文明主流,確立了華夏文明的基本特征。

                                        “無字天書”仍待挖掘

                                        從“中國龍”到中國最早的“紫禁城”,二里頭遺址的考古成就驚艷世人。62年間,以首任隊長趙芝荃、第二任隊長鄭光、現任隊長許宏為代表的三代考古人在二里頭堅守和發掘,讓沉睡了3000多年的夏都城遺址得以重見天日。

                                        62年來,直接參與發掘和研究工作的有上百人,趙海濤便是其中一員。從2002年到二里頭遺址工作以來,趙海濤已在這里深耕近19年。三代考古人如候鳥般往返于北京和洛陽,把美好韶華奉獻給了這片土地。

                                        事實上,田野考古條件艱苦,周期長、任務重,要潛心扎根下來并不容易。趙海濤坦言:“考古在外界看來比較有意思,但這項工作需要沉下來心來!闭且淮脊抨爢T的堅守,讓世界得以見證“中國最早王朝”的神秘面貌。

                                        目前二里頭遺址的勘測面積約有300萬平方米,三代考古人用62年僅發掘了1.6%。談及未來中長期的挖掘計劃,趙海濤稱,二里頭文化奠定了古代“中國”的基礎,成為中華文明總進程的核心與引領者。60多年的考古發掘雖然取得了重大收獲,但遺址鉆探、發掘的空白點、需深入研究的課題還比較多。注重多學科參與、文化遺產保護,以社會考古學理念指導,科學、持續、按計劃的考古工作依然是今后長期的重點,需要一代一代人接力奮斗。

                                        對考古工作者而言,1.6%僅僅只是開始。二里頭遺址這部“無字天書”才剛剛翻開,“中國最早王朝”的探尋之旅未完待續……

                                        作者:郭超凱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
                                      饥渴寡妇偷汉子视频